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行业资讯

环保部:“红色预警后污染物排放平均减30%”

时间:2015-12-10 来源:admin浏览次数:155

    针对此次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重污染,环保部组织了国内十几个最权威的单位组成研究小组,进行实时分析。目前分析,北京首次启动红色预警之后,机动车污染几乎没有加剧,截至8日17时,各种污染物排放量平均减少30%,根据模拟测算,若不采取有效措施,PM2.5浓度很可能比目前监测的实际浓度增加至少10%。

机动车污染得到显著遏制

据悉,这个研究小组统一研究此次京津冀地区的重污染过程,并得出统一结果,“都是国内最强的科研单位,拿着自己的研究成果一起来论证,是通过科学论证得出的结论。”研究组牵头人、中国环科院副院长柴发合说。

新京报记者获悉,环保部此次启动了部内最高级别响应机制,重点针对京津冀,同时兼顾山西、河南、山东等地,“每天开专家会会商,还有内部联席会,部长主持,每天晚上开到10点或11点。”一名环保部人士说。

专家用不同的方式互相验证,虽然目前污染过程尚未结束,但已得出初步评估。一种研究方式是对PM2.5的成分进行分析,从而反推应急措施是否起到了效果。

重污染天时,污染物会成倍累积增加。柴发合表示,北京发生重污染天时,PM2.5颗粒中的硫酸盐和硝酸盐通常会增加2倍左右。硫酸盐主要来自燃煤,硝酸盐主要来自机动车。

在北京市启动红色预警后第二天,柴发合表示,硫酸盐依然增加了2倍,但硝酸盐只增加了8%,“几乎没有增长。”

根据分析,7日夜间机动车用量减少,8日上午采取应急措施后,PM2.5中来自机动车的部分从6日的32%下降到7%左右。环保部专家组认为,这说明应急减排措施对于降低机动车源贡献作用明显。环保部专家认为,目前可以判断,北京市启动红色预警后,机动车污染得到了显著遏制。

此外,柴发合说,因为很多工厂停工,工业污染也得到了明显控制。而PM2.5中扬尘的来源占比在8日有所上升,柴发合表示,这主要与当天比较干燥有关。

不过,红色预警对燃煤减排起到的效果并没有太大变化,其依然开始翻倍增长,而且因为机动车污染减少,来自燃煤的PM2.5的占比也明显增大。

柴发合说,目前北京冬季燃煤来源主要是城乡接合部和农村地区使用的大量散煤、中小锅炉等。这是冬季居民取暖的必要手段,要解决很不容易。

限行后燃煤成雾霾首要“元凶”

另一种对此次重污染过程所做的研究是利用模型进行评估,北京工业大学环境与能源工程学院教授程水源表示,通过模型分析判断,北京市采取红色预警后,减排量下降了30%,空气质量改善了10%左右。他表示,换句话说,北京市采取红色预警措施后,污染物平均减排比例为30%左右,而如果没有采取这些措施,PM2.5的浓度还会比现在增加10%左右。

专家表示,这种评估方式已经在此前的APEC会议、阅兵等场合的减排评估中被证实效果不错。

该模型系统同样发现,红色预警后,机动车减排的效果明显高于燃煤减排的效果:和燃煤相关的二氧化硫减少了10%,而和机动车相关的氮氧化物则减少了30%,其他污染物下降比例也在30%左右。

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自发也做了模型分析,他表示,结果与上述模型类似,“现在污染过程还没结束,越到后面,应急措施的效果就会越发显现。”

柴发合表示,模型分析目前尚未把周边减排考虑进去,如果考虑进去的话,应急措施带来的污染物下降程度还会更高。

    目前环保部专家组基本认为,北京市启动红色预警后,应急措施对空气污染加重趋势的减缓有明显效果。“现在的应急措施,板子还是打到了关键处的。”柴发合说,接下来的难点也很清楚了,主要就是农村地区的分散燃煤等问题。

焦点1

雾霾的“元凶”到底有哪些?

排放量大依然是造成重污染的主因。环保部专家组认为,这次京津冀区域重污染过程中,污染物来源按贡献依次为燃煤、机动车、工业源、扬尘和其他。

其中燃煤污染物主要来自原煤散烧和中小锅炉排放。机动车排放包括汽油车排放和柴油车排放,汽油车保有量巨大,在静稳条件下对城区贡献明显,柴油车则单车排放量大,一次颗粒物排放明显。工业源则主要包括北京及周边地区的钢铁、石化和建材等主要工业生产过程。

环保部专家组认为,从北京市的排放情况看,仍然以原煤散烧和机动车排放为主。

焦点2

造成重污染的气象原因是啥?

环保部专家组认为,这次重污染是不利气象条件和多种污染源排放共同作用,导致污染物大量积累而形成的。

气象上,这两天,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风速大约只有每秒1米左右,而在12月2日至5日,平均风速有4-5米/秒,就北京而言,冬季平均风速在3米/秒左右。

对于混合层高度,也就是将污染物困住的容量空间来说,北京市日常混合层高度在1000米至1500米。7日则只有400米左右,这就大大压缩了污染物扩散空间。此外,这几天的相对湿度达到了60%,远高于平时的40%。

焦点3

重污染下还有谁在违法排污?

根据环保部12个督查组的检查,依然有一些企业在重污染天违法违规排放。

鹤壁、滨州、德州等地都发现有企业出现黑烟直排、排放超标等问题。散煤污染依然管控不到位。环保部方面表示,北京、天津、河北、河南有不少城市的城乡接合部区域人口聚集,小烟囱数量多,低空直排,对区域环境影响很大。此外,督查组仍然发现了焚烧垃圾秸秆的情况。

还有工地未按要求停工,督查组在天津、郑州、济南、石家庄等地都发现有工地未停工或道路扬尘污染严重的问题。

焦点4

“冬季减排”有什么好办法?

多名环保专家表示,目前农村燃煤替代的解决难度比较大,因为其量大面广,相当分散,而对于环保治理来说,越集中,成本越低,越有效果。

有环保专家建议,面对有限的优质煤,不应该主要由电厂来用,电厂也不必追求“零排放”,因为电厂集中处理的方式已经可以很大程度上解决燃煤污染的问题。如果将差煤给电厂用、优质煤给普通的农村居民散烧,则可以很大程度上减少总体的燃煤污染。

而对于工业而言,环保专家表示,可以鼓励效果明显且成本较低的“季节性限产”,即让行业的检修时间移到冬天,其他空气质量还好的季节则可以放开来生产。有环保专家称,目前国家已经要求水泥行业在冬季进行检修,如果钢铁、玻璃等其他重污染行业也能在冬季进行检修,对冬季的污染防控会大有好处。

焦点5

何时发布预警效果最好?

王自发表示,如果预测到会发生不可避免的不利气象条件时,就应坚决提前发布预警,早采取措施,“雾霾来临前的24小时是应急措施取得效果的关键期,应对措施还需提前,以尽早抑制重污染发生和发展。”

王自发表示,此次北京的重污染主要以本地排放来源为主,占到六七成。这种情况下,应急预案就显得尤为重要,而且污染物浓度最高值出现的越极端,应急减排发挥的效果也就越大。

环保部专家组认为,重污染过程形成后,仅凭单个城市的减排措施很难改善区域空气质量。实施区域内统一协调的防控措施,在联防联控的同时有区别、有针对性地开展各城市应急减排,可以有效地降低局地污染源排放。

原标题:“红色预警后污染物排放平均减30%”
    来源:新京报  作者:金煜

本文标签: